赵一静:营造夜间经济“闪光点” 打造主客共享美好夜生活

发布时间:2021-03-10 来源:佛山日报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以创新驱动、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

  发展夜间经济是有效扩大内需、全面促进消费的重要手段,已经成为国内城市竞争的新赛道。佛山自2019年开始出台一系列促消费政策,夜间经济一词今年更被写入佛山市政府工作报告。

  佛山如何综合历史、人文、美食、制造等元素,烹制出美味的夜间经济盛宴?7日,中国旅游研究院夜间旅游课题研究与项目负责人赵一静在接受佛山传媒集团记者专访时表示,在2020年佛山入选“中国夜间经济发展二十强城市”的基础上,佛山可发挥制造优势、岭南文化、现代气息等优势特点,营造夜间经济“闪光点”,打造主客共享美好夜生活。

  夜间经济渐成新一轮消费升级重要力量

  夜间经济不是一个新事物。赵一静说,中国夜间经济自殷周时代就有之,真正萌芽于汉代,兴起于唐代中晚期,兴盛于宋代,著名的《东京梦华录》对宋朝的夜生活亦有详细描述。但当时的夜间经济形式单一,大多只是夜市、夜宵、娱乐,甚至包括少数民族贩运贸易等。

  夜间经济又是一个新事物。随着人们下班后休闲时间延长,夜间经济活动不仅限于夜市和夜宵,已外延至夜景观光、街区夜游、景区夜游、夜间演艺、夜间节事、夜间文化场所休闲娱乐活动,等等。近年来我国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夜间经济成为推动新一轮消费升级的重要力量。

  “如果说2019年的中国夜间经济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那么2020年的我国夜间经济就是在1到100的发展进程中‘野蛮生长’。”赵一静说。

  在她看来,这段时间夜间经济体现出三个特点。首先是蓬勃兴起的需求。2019年我国夜间经济消费笔数与金额都比2018年有大幅提升。2020年年初受疫情影响有所停顿,但至4月下旬已恢复至疫情前的状态。

  其次是“野蛮生长”的供给,从国家、集体、社区到个人,不同层级夜间经济市场全面开花。比如,国家一、二、三级博物馆夜间开放比率为11.6%; 全国5A级景区夜间开放率为22.8%,4A级景区夜间开放率为20.4%。传统景区、文化场馆相继推出夜游,市场主体创新不断,行浸式夜游成亮点。

  三是相机抉择的政策。目前全国各地密集出台相关政策,截至2020年10月1日我国共出台夜间经济高度相关政策共计197项,其中以夜间经济命名的政策文件共82项。2020年前三季度发布夜间经济高度相关政策数量和出台主体数量都是2019年全年的近4倍。

  赵一静表示,这些政策呈现微观无序和宏观有序的特征。初期的夜间经济发展需要政府通过政策进行唤醒,而相对成熟经济体主要依赖内在生长机制发力推动。对于政府及主管部门而言,应从思想上重视夜间经济,在政策上为夜间安全、交通、公共服务、休闲时间提供协同与保障,同时引导鼓励市场主体发挥作用,丰富夜间休闲和旅游产品品类。

  夜间经济首要满足本地居民需求

  面对夜间经济蕴含的无限潜能,佛山持续发力,于去年印发《关于推动夜间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到今年全市建成8个高品质夜间经济集聚区、80处夜间经济示范点,将“夜佛山”打造成全国知名的夜间经济品牌。

  赵一静认为,佛山发展夜间经济首先要遵循一个宗旨,即发展主客共享美好夜生活。

  如何理解“主客共享”?赵一静表示,夜间经济发展是一个经济概念,要考虑需求端的消费主体。“主”是指本地居民,需要的是夜间休闲。“客”是指外地游客,需要的是异地夜生活体验。也就是说,首先要满足本地居民夜间消费需求。

  “相对而言,本地居民消费是高频次的,外地游客消费是低频次的。”赵一静认为,佛山要以本地居民需求为切入点,深耕本地夜间生活场景打造,例如社区集市、街区夜市、公园夜游、公共文化场馆和商圈时长延展等。这种场景必须要嵌入本地居民生活,还原文化本色与创造未来空间,提升文化认同感、归属感和幸福感。

  与佛山颇为相似的长沙就是很好的例子。赵一静介绍,长沙之所以能够成为夜间经济“网红城市”,核心在于打造丰富多彩的夜生活满足市民需求,让整座城市充满了活力,并形成强大“磁场”引来各地游客来体验这份本地独有的烟火气。

  “当前夜间经济竞争,是满足了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之后,文化氛围与商业环境的竞争。”赵一静表示,佛山要做好需求侧调研,了解本地居民和外地游客的不同需求,深度挖掘城市特色、文化底蕴,培育发展一个强有力的夜间经济品牌,创造更多文化消费场景,以满足本地居民文化需求。

  国内已有不少城市在此发力。比如,西安主打大唐文化,化身演艺之城; 开封以宋文化为主题,展现汴京夜生活; 苏州打造“姑苏八点半”,推出一系列具有苏州特色的精品演出、夜游线路和消费活动; 无锡有拈花湾,主要打造360度浸润式的场景体验之旅; 江门打造“夜侨都”品牌,让吃喝玩乐充满侨味等。

  景观之上是生活。发展夜间经济并非摊大饼式地在城市铺开。赵一静表示,佛山还要遵循一个原则,即可持续发展原则。“夜间经济会带来很多声光电元素,对生产生活生态或多或少造成影响。”她建议,佛山要设立“暗夜保护区”,严格控制保护区内和周边区域的灯光使用,并经过调研摸清“家底”分级别进行夜间经济开放,宜亮则亮、宜暗则暗,让都市与生态自然和谐相融。

  依托制造优势打造一批闪光点

  面对夜间经济蕴含的无限潜能,对于佛山提出将“夜佛山”打造成全国知名的夜间经济品牌,赵一静认为,佛山关键要加快打造一批核心夜间吸引物。

  如何打造核心吸引物?她认为必须适配“老三样、新三样、再三样”。“老三样”是指夜市、演艺、景区;“新三样”是指节事、场馆、街区;“再三样”是指书店、古镇、乡村。其中,潮流夜市、文创集市、微演艺、行浸式夜游正成为夜间经济发展的重要“活力因子”。

  “当前数字技术快速发展,正不断重构夜间经济,创造新的消费场景、设计新的生活方式,进一步拓展了市场新边界。”她说,夜间经济产业格局已由第一阶段的演艺企业、餐饮企业为主导,转向第二阶段的照明企业、光影企业大量拥入,目前正不断向第三阶段的数字技术企业、文化艺术企业、生活服务企业强势进驻。

  赵一静表示,这对佛山而言恰是机遇所在,如何将制造优势嫁接到夜间经济上值得探索,首先应该引导鼓励一批市场主体跨界融合发展。“以前我们说‘文化+’ ‘旅游+’ 等等,现在可以尝试说‘制造+’。”

  她以照明行业为例,国内已有不少照明生产制造企业向文旅夜经济跨界拓展。比如良业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从一家光科技服务商转型为夜间经济项目的投资建设运营商,就在温州打造了塘河夜画、瓯江夜游等项目,讲述充满诗情和浪漫的温州光影故事。又如中标佛山城市中央客厅夜间经济环境营造项目的深圳名家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其业务板块中包含了文旅夜游灯光、城市地标营造等内容。随着5G发展壮大,一边做智慧城市,一边做夜间经济的“一体两翼”的照明企业数量将不断增加。

  在国内外也有不少制造城市案例值得佛山借鉴。赵一静说,在国内,四川自贡彩灯产业成了当地夜间经济领头羊,在海外有强大影响力,彩灯产业的技术与人才逐步往外输出。在国外,法国工业重镇里昂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灯光节,将千年历史传统节庆融入现代元素,广邀全球艺术家到里昂展示灯光艺术,不仅提升了城市知名度,更扩大灯光照明技能技术影响力,甚至成立国际城市灯光协会,赢得不少商机,在一定意义上为世界范围内的城市照明起到了示范作用。

  文/佛山日报记者莫璇

(责任编辑:何燕良)

##########
<small id='cOH'><code></code></small>
      <i id='TXWMYVR'><listing></listing></i><nobr id='WPTpbi'><i></i></nobr><u id='bCO'><base></base></u>
      <listing id='orHlhsks'><abbr></abbr></listing><blockquote id='PMS'><cite></cite></blockquote>
      <label></label><dfn id='WQ'><listing></listing></dfn>
      <xmp id='bqu'><optgroup></optgroup></xmp><legend id='biCRt'><address></address></legend>
          <comment id='ldIC'><person></person></comment>
          <cite></cite><sub></sub>
            <acronym id='po'><cite></cite></acronym><center id='Xg'><person></person></center>